4月2日,記者從右安門醫院太平間抬出紙棺材 攝/法制晚報暗訪組
記者將棺材放入黑靈車,發現車內的后座被拆除,據司機介紹,該車平常用來運貨 攝/法制晚報暗訪組

在駛往鬆林店的途中,按照司機的要求,記者在棺材上蓋了床單 攝/法制晚報暗訪組
  暗訪黑靈車跨省私運
  中國殯葬習俗講究“落葉歸根”,客死異鄉後家人常常希望能將逝者的遺體運回老家再辦理喪事。
  不過,由於跨省運送遺體需要委托死亡地附近的殯儀館到民政部門申請遺體運送,不少家屬為了省事和節省時間,自己找車運送遺體,從而滋生了一個專門幫人開車跨省運遺體的行業,這就是黑“靈車”。
  清明節前夕,《法制晚報》記者暗訪了黑靈車私運遺體出北京的全過程。
  記者花費1700元雇了一輛黑靈車,據車主介紹,這輛金杯麵包車平時用於拉貨,有家屬需要就拉遺體。
  車主在未查看死亡證明的情況下,將從右安門醫院太平間搬出的“棺材”運送到河北鬆林店。
  約車
  黑靈車最貴車型價格60元/公里
  在北京的各大醫院,都有所謂的“殯葬服務員”,他們大部分受雇於喪葬用品店,每天到醫院守候在危重病人病房附近,與病人家屬拉關係、套近乎,等到病人去世,他們就會藉機推銷自己的喪葬服務。有的殯葬服務員還推銷“一條龍”服務:壽衣、靈車、殯儀館火化、墓地等一應俱全。
  記者通過在武警總醫院蹲守病房的殯葬服務員小孫聯繫到一輛黑“靈車”,謊稱需要靈車將遺體運送到河北涿州與高碑店之間的鬆林店。
  小孫給記者聯繫的“靈車”聯繫人姓劉,今年50多歲,河北遵化人。3月26日下午4點鐘,記者按約定在五棵松301醫院北門東側見到了老劉。
  老劉介紹,他的靈車分商務車和金杯麵包車兩種,此外還有救護車。救護車配備必要的醫療搶救設備、護士,短途每公里50元,長途價格面議。
  靈車中的商務車為奔馳商務或別克商務,短途每公里60元,長途價格面議;金杯麵包車,短途每公里30元,長途價格面議。
  遺體從太平間抬出無需看死亡證明
  記者告訴老劉,遺體起運的地點是丰台東河沿一倉庫,因還沒咽氣,起運的時間待定。記者還告訴他,由於家人要提前回家辦火化、墓地等手續,死亡證明會被提前拿回老家。
  第二天上午9點左右,老劉打來電話提出,如在倉庫起運遺體,必須要死者的死亡證明。老劉說,這主要是為了防止死者屬於“非正常死亡”,“萬一是殺人拋屍,那我不成了同案犯了?”
  記者告訴他,死亡證明家裡人要提前帶走辦火化和墓地的手續。老劉表示:“除非人死在家裡,遺體是從家裡抬出來的,或是從醫院太平間抬出來的,否則都需要看死亡證明。”
  運送
  金杯黑靈車平時也拉貨
  4月2日8時許,記者從右安門醫院太平間購買了紙棺材,然後通過電話聯繫了老劉。不久,一名司機駕駛著金杯“靈車”和老劉來到右安門醫院。隨後,記者將“遺體”從太平間抬出。老劉說右安門醫院到鬆林店不到80公里,開價2000元。
  記者發現,“靈車”沒有車牌,“車牌丟了,正在補辦。”司機說。隨後記者打開金杯靈車後車門,車廂內空空蕩盪,什麼都沒有佈置,給人的感覺就像平常的貨車。老劉告訴記者這車平時就是貨車,除了拉遺體也運貨。看出記者對“靈車”太過簡陋不滿,老劉同意價格再優惠到1700元。
  記者將錢如數給了老劉,老劉讓司機跟記者去太平間拉運遺體,隨即便推脫有事自行離開了。
  遮蓋
  途中司機要求床單遮蓋棺柩
  棺柩抬上靈車後,記者提出在車上擺放兩隻小花圈,結果遭到了司機的拒絕。
  途中,司機和記者商量了出行路線:過新發地轉向南五環,然後走京良路,從房山長陽上京港澳高速,到琉璃河下高速,沿著107國道一直走就到鬆林店了。
  離開南五環就是京良路,當靈車駛到房山永利橋西側時,司機突然將車停下,然後拿出一條床單,讓記者將棺柩遮蓋上。司機說:“按規定人死後要就地火化,不能跨省市運遺體,被髮現麻煩就大了。”
  在司機的指揮下,記者將床單蓋在棺柩上,蓋好後司機說上面最好再擺放點其他東西,這樣看起來才像是貨車。
  由於車內沒有別的東西,司機便讓記者將背包放在棺柩上。
  紅包
  司機要紅包稱行業規矩
  9時50分,靈車離開京港澳高速駛上107國道,抵達琉璃河鎮。10時許,靈車順利離開北京市進入了河北省。
  在路上,司機一邊捏著手指比划著,一邊問記者是否知道靈車的規矩。看到記者不解,司機解釋說:“就是給抬靈人和拉靈人紅包,這樣抬靈人和拉靈人會在抬棺時格外小心,使亡人免遭驚擾。”於是記者只得掏出100元錢塞到司機手裡。
  司機告訴記者,他就是靈車的車主,今年30多歲,姓魏,與聯繫人老劉是河北遵化的老鄉。他告訴記者,除了為老劉出靈車,平時就在集美家居、城外誠等市場做貨運。他在老劉手下開靈車已經4年了。
  分成
  車主聯繫人都有錢賺
  起初,司機不願向記者吐露他與老劉在靈車費用上的分成。隨著路途越久,靈車司機便放鬆了警惕,他告訴記者,這一趟老劉給了他800元出車費。
  司機魏某說,靈車業務按規定只能由殯儀館開展,其他人一律不得經營,由於靈車接運屍體是一單殯葬業務的開始,於是,現在就連一些殯葬用品店也有自己的靈車,不過,這些靈車都是所謂的“黑靈車”。
  魏某介紹,“黑靈車”大致分兩種。第一種是短途靈車,這種靈車主要在市內跑,接運遺體後一般會直接送到殯儀館保存,也有送到附近醫院太平間的。
  魏某說,另一種“黑靈車”就是像他這樣跑長途靈車。靈車業務大部分是在病房裡“蹲房”的殯葬服務員攬到,這單業務如果“蹲房”的直接給他,最少要給“蹲房”提30%,“蹲房”給老劉,老劉最多提20%,剩下的才是他們司機的錢。比如記者這趟一共花了1700元,其中靈車費800元歸司機,“蹲房”的小孫拿340元,餘下的560元都是老劉得了。
  急返
  司機收錢迅速離開
  當天上午11時10分,靈車來到距離鬆林店鎮還有3公里的路旁,記者讓司機魏某停車。他看看周圍有些疑惑:“怎麼沒有接靈的?”記者說:“準備土葬,不敢讓村裡人知道,一會兒來車直接拉墓地去。”
  魏某對無人接靈產生了疑惑,馬上跳下車打開車後門,催記者將棺柩卸下,說他下午還有貨要送,急著趕回去。記者向他索要票據,魏某說沒有,需要打票據可以去找老劉打。
  就在記者和魏某交涉時,魏某發現同伴抬棺槨的動作輕盈,突然質疑道:“這棺材怎麼這麼輕?裡面是不是孩子?”察覺到不太對勁後,魏某便迅速讓記者將蓋在棺柩上的床單還給他,拿到床單後他立刻調轉車頭向北京方向駛去。
(原標題:司機未看死亡證明途中要求床單遮蓋3小時運送出京)
創作者介紹

謝霆鋒

wm84wmzga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